之前长孙无忌能够依靠官场之上的“潜规则”,布置了暗杀案将房俊卷入漩涡,受到满朝文武的抵触与反对,那是因为大家谁也不想在某一日成为暗杀的牺牲品,长孙冲再是罪恶滔天,制裁他的也只能是国法军纪,而非是某些人的暗地杀手。

  但是眼下的形势却截然不同了,只怕如今人人都在怀疑整件暗杀案的过程与动机,认为他长孙无忌玩弄了大家的信任与热忱,这几乎是不可饶恕的。

  故此,若是现在长孙冲被暗杀殒命,只怕再也无人能够主持公道,反而要抚掌大笑,笑他长孙无忌作茧自缚、报应不爽……

  居然被房俊今日这么一闹,将整个形势都逆转了。

  长孙无忌感慨于房俊这厮的确厉害,同时更是忧心忡忡,待到马车进了家门,他从车上跳下便一头扎进书房,片刻功夫写就一封书信,用信封装好,又在封口处用了火漆,这才叫来一个心腹家奴,叮嘱道:“速速将这封信笺送去高句丽,务必要亲手交到大郎手中,不容有失!”

  那家奴不知发生何事,但是见到长孙无忌面色凝霜,知道事情紧急,忙道:“家主放心,奴婢定竭尽全力,纵然是死,亦要将这封信交给大郎!”

  长孙无忌欣慰颔首,补充道:“没什么生生死死的那么严重,但是一定要快,决不可贻误时机。”

  “喏!”

  那家奴施礼告退,将书信贴身收好,又叫了几个身手敏捷的同伴,稍作准备,去账房支取了银钱盘缠,便即匆匆出发。

  *****

  房俊行刑完毕,被禁卫抬着送出太极宫。

  行刑的禁卫都是老手了,知道如何打人看起来霹雳雷霆声势骇人,实则对于身体的伤害却不大。不过后臀的伤处依旧要疗养个几天,房俊来的时候骑马,并未坐车,眼下这般情况自然不行。

  好在刚刚被几个内侍搀扶着出了太极宫,便见到李孝恭的马车就停在宫门之外,一个老内侍上前,恭敬说道:“吾家郡王见房少保行走不便,故而候在此处,送您回府。”

  房俊抬头看了看,见到李孝恭正从车厢内探出手来招了招,便点点头,冲着自己的亲兵部曲道:“某去郡王车上,尔等在后相随。”

  “喏!”

  房俊又跟几个内侍颔首致意,这才上了李孝恭的马车。

  马车悠悠,李孝恭大马金刀的坐在车厢内,看着面前趴在地毯上的房俊,无奈道:“你说说你,何至于此?那等情况下,纵然陛下有心回护于你也不行,长孙无忌到底国臣之首,身份地位摆在那里,只能处罚于你,何不避其锋锐,反要迎难直上呢?生生挨了这一顿军棍,何苦来哉!”

  朝堂之上,固然讲究品行能力,但是论资排辈更重要。

  即便是口含天宪、手执日月的帝王,等闲亦不会对一个功勋卓着、资历甚高的老臣过于苛刻,相同情况下,总是要维护这些老臣的颜面,给予更多的优待。

  法理不外乎人情,朝堂也是一个圈子,这是自古以来就传下来的道理。

  所以大庭广众之下房俊与长孙无忌怼在一起,皇帝只能拿他撒气,摆明了要吃亏……

  房俊却不以为意,趴在那里随手拉开车厢壁上的一个暗格,熟门熟路的从里头摸出一只晶莹剔透的玻璃瓶子,微微晃了一晃,里头鲜红的酒液如血般流淌,拧开盖子,灌了一口,抹了一下嘴角道:“某亦是逼得不已,不如此如何能将长孙无忌给怼住?他断了某的军机大臣之路,那某就要让他的儿子步步荆棘,想要重返长安?没那么容易!”

  李孝恭有些心疼那一瓶葡萄酿,这年头红葡萄很是稀少,市面上更多的都是白的、绿的葡萄酿,这一瓶的价值就不下于一贯。

  他到不是舍不得一瓶酒,房俊带给他的财富简直犹如海水一般潮来,他岂能不懂人情世故?只是这就实在是罕有,就这么一口一口的灌下去,对于注重生活品味的河间郡王来说简直就是焚琴煮鹤、牛嚼牡丹,大煞风景、暴殄天物。

  当然,当着房俊的面,再是心疼也只能忍着……

  他啧啧嘴,说道:“这一次长孙阴人怕是失算了,本王估计他原本的打算是将你狙击在军机处之外,目的达到之后寻一个适当的时机向陛下坦陈真相,说是一时冲动冤枉了你。到那个时候大局已定,风头一过,顶了天就是不疼不痒的给你道个歉……可眼下被你这么一闹,他已经进退失踞、左右为难,哪怕陛下特赦长孙冲之罪名,但其若是再想要重返长安,亦要面对层层阻力。”

  抡起揣摩人心、阴私伎俩,李孝恭其实绝对不差。

  只不过因为他身份特殊,作为宗室郡王实在不宜太过高调,故而大多数时候都装疯卖傻难得糊涂,但是每逢大事,他的决定却从未失误,且拿得起放得下,心性极其坚韧。

  房俊哼了一声,道:“回头某就大张旗鼓的安排部曲乘船前往高句丽,并且放出话去,似长孙冲那等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大家不是都害怕某搞暗杀,带坏了风气吗?那行,咱就堂堂正正明刀明枪,看他们还有何话说!”

  李孝恭颔首点头,这一招确实狠。

  不出意外,长孙无忌定然在陛下那边求了特赦令,但是长孙冲到底乃是参与谋逆,不可能平白无故的便将其赦免,否则国法何在?若是所料不差,长孙冲应当是潜伏在高句丽为大唐做内应,只要将来东征之时立下些许功劳,皇帝的赦免亦能名正言顺。

  但是无论如何,眼下的长孙冲都是钦犯。

  正如房俊所言,朝廷大臣们觉得房俊动不动搞暗杀,会带坏了风气,导致往后但凡有朝堂争斗,便会学着这些个下作阴险的招数搞暗杀,人人自危、风声鹤唳,还如何愉快的玩耍?

  但若是房俊明刀明枪的去对付长孙冲,那就完全没问题。

  既然是朝廷钦犯,杀了也就杀了,又有什么错误?似房俊之前在终南山将长孙冲放走,那才不正常……

  不久,马车抵达崇仁坊房府门口。

  早有房家仆人得了消息,知道自家二郎在宫里又挨了揍,早早的备好一个辇子候在门口,见了河间郡王的马车,便纷纷上前,掀起车帘,搀扶着房俊下车。

  李孝恭拍了拍房俊的肩头,笑道:“这一回若非二郎你被那些人所抵制,想来是不会有本王晋位军机大臣这个机会的,虽然本王亦有些抱歉,但还是想要感谢你。”

  房俊翻个白眼,恨不得竖起一根中指。

  得了便宜还卖乖,说得大抵就是这种人……

  李孝恭哈哈大笑,示意马车启程。他与房俊之间利益牵扯,本不必如此见外,可是说到底这样一个军机处大臣的职位天底下几人不觊觎?房俊与之失之交臂,心底难免有怨念,而自己几乎就是顶替房俊才得以上位,若是不能表示一下自己的态度,难免会在彼此心中种下一根刺。

  对于房俊,李孝恭无比看重,不仅仅是与房俊合作给他带来了海量的金钱,更是因为他极为欣赏房俊为人处事的方式,以及其超绝的能力。

  这样的一个年轻人,谁能压得住他?

  哪怕自己不要这个军机大臣的职位,也万万不能与房俊之间产生隔阂,那样得不偿失。

  好在房俊的确是个豁达的性子,只见他能够在车上自己翻找美酒,就说明他对自己并未有任何不满。

  李孝恭自然心舒神畅的离去。

  房俊被家仆用辇子抬到后宅,妻妾们早已纷纷围拢上来,各个面色担忧,萧淑儿没经历过这等阵仗,吓得梨花带雨,以为自家郎君是不是废了,从此再也站不起来……

欢迎大家访问:求魔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22shuku.com/book/40632/2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