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府城,吴宗睿的临时行营。

  曾永忠进入厢房的时候,脸上带着淡淡的愁容。

  还有一天的时间,他就要和刘宁一道前往南京府城了,如何笼络南京诸多的读书人为吴宗睿效力,这是巨大的难题,不能够完全动粗,也不能一味的软弱,身为读书人的曾永忠,知晓其中的难度,他不知道该采取什么样的办法,让这些读书人真正的转变想法。

  吴宗睿进入厢房的时候,曾永忠的脸上依旧带着愁容,一时间竟然没有察觉到。

  “先生,是不是感觉到任务压头啊。”

  曾永忠看着吴宗睿,毫不犹豫的点点头。

  “大人说的是,属下的确感觉到压头,到了南京,面对那些读书人,不知道该怎么做。”

  吴宗睿看着曾永忠,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其实这些年以来,曾永忠脑子里面固定的某些东西没有改变,不仅仅是曾永忠,包括史可法与卢发轩等人,都没有彻底改变,也不可能完全改变,除非吴宗睿某一天登上九五之尊的位置。

  在曾永忠离开济南前往南京府城之前,吴宗睿也是决定与其好好的谈一谈。

  “先生是不是觉得,南京的读书人,包括南方的读书人,脑子里面想到的都是礼义仁智信,他们忠于皇上,忠于大明王朝,不管遭遇到多大的困难险阻,这等的想法都不会变化,能够为我们效力的读书人怕是不会很多,寥寥可数。。。”

  吴宗睿还没有说完,曾永忠就用力的点头了。

  曾永忠没有开口回答,不过吴宗睿知道他脑子里想的是什么。

  看着曾永忠,吴宗睿的面容变得严肃起来了。

  “先生,您在我的身边好多年了,可以说您是看着我长大的,我所学的很多知识,都是您直接传授的,要不是我在寒鸣寺的奇遇,迄今为止,我的很多认识都不可能产生,我也就和众人一样,默默无闻的过一生了。”

  “登州、莱州、辽东、山东,乃至于南直隶江北的四府三州,所推行的治理地方之策略,与朝廷的要求完全不一样,正是这个原因,皇上和朝廷视我为异类,甚至确定我有谋反之心,若不是登莱新军的支撑,只怕我早就命丧黄泉了。”

  “这些年以来,先生心中也有诸多的疑惑,一直未曾解开,我没有说,先生也绝不对多语,不仅仅是先生,史可法、卢发轩等人,心中都存在疑惑。”

  “先生马上要到南京去了,南京和江浙一带集中了大明王朝绝大部分的读书人,如何的笼络这些读书人,先生在思考,我同样在思考。”

  “今日我将内心的诸多想法,和盘托出,供先生参考。”

  吴宗睿说到这里,曾永忠站起身来,抱拳行礼。

  “大人学识渊博,见识不凡,绝非属下可以比拟,这些年以来,属下有太多的感慨,今日大人之话语,属下一定会牢记在心,只要有大人的支持,属下有信心招募南方的读书人。。。”

  吴宗睿摆摆手,看着曾永忠再次开口了。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先生是我的老师,这一点不可能磨灭,不管我以后身居何位,都是尊重先生的,先生不必以某些认识来揣测我的想法,更不必担心。”

  曾永忠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看着吴宗睿,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了。

  吴宗睿没有特别关注曾永忠的表现,他很清楚,从汉朝时候开始,儒家思想就开始统治读书人,迄今千余年时间过去了,儒家思想的精华,已经渗透到读书人的骨子里面,包括吴宗睿自身,同样是受到儒家思想的熏陶,其中有些认识是不可能改变的。

  任何的学说或者思想,有精华也有糟粕,任何优秀的学说和思想,也必须随着时代不断的进步,才有可能展现出来活力,一味的守旧必定会被时代所抛弃。

  穿越的吴宗睿,迄今为止能够取得成功,不仅仅是因为他知晓历史发展的方向,还因为他的思想,积淀了数千年的精华,可以说吴宗睿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面,正在俯视这个世界,如此的情况之下,他能够获取成功,也就不会太过于意外了。

  有些太过于超前的思想,源于时代的限制,不可能完全的付诸实施,但按照这些思路来治理地方,乃至于治理国家,必定是有益的,也能够出现立竿见影的效果。

  已经站起身来的吴宗睿,走到了窗子的前面,两眼平视。

  “先生,当下的大明王朝,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救,灭亡是必定的。”

  “毁掉这个王朝的原因很多,若是要一一的分析,数天也说不完。”

  “先生准备到南京去招募南方的读书人,那我就说说,大明王朝的文官,或者说大明王朝的读书人,是如何一步步的葬送这个王朝的。”

  曾永忠的脸色巨变,小步走到了吴宗睿的身后,屏住了呼吸。

  吴宗睿扭头看了看曾永忠,微微一笑,接着又看向了窗外。

  “第一步,拘泥不化,顽固守旧。”

  “先生可曾发现,每每的科举考试,不管是乡试、会试还是殿试,精彩绝伦的文章比比皆是,其中不乏针砭时弊之好文章,由此可见,我大明的读书人,踏入官场之前,并非是拘泥不化,并非是顽固守旧。”

  “可不管是如何出众的学子,也不管是如何锐意改革的青年才俊,一旦进入到官场,三五年时间过去,就会变成只知道修道德文章之徒。”

  “大明自建国以来,这个问题一直就存在,遇到能力出众、以让天下为己任的皇帝,情况略微的好一些,遇见昏庸的皇帝,或者说志大才疏的皇帝,则形势急转直下,一泻千里。”

  “说到底,这个责任还是在于大明的开国皇帝明太祖朱元璋。”

  “明太祖是个好皇帝,知晓民众的疾苦,也知道治理天下的艰难,而且异常的勤劳,只可惜啊,他的认识还是存在巨大的缺陷,其中最为要命的两条。”

  说到这里,吴宗睿转过身,看见了脸上早就没有血色的曾永忠。

  在天下读书人看来,明太祖朱元璋是神仙一般的存在,不仅仅是创建了辉煌的大明王朝,而且以布衣之身夺取天下,可谓是冠盖群雄,天下的读书人将朱元璋与秦始皇、汉武帝、唐太宗和宋太祖并列,视他们为天下最为杰出的皇帝。

  吴宗睿开口就否定了明太祖朱元璋,这在天下读书人看来,就是大逆不道,就是太过于狂妄。

  曾永忠虽然不会这样想,但内心肯定是反抗的。

  吴宗睿微微一笑,轻轻拍了拍曾永忠的肩膀。

  “先生,你怕是觉得我太过于狂妄了,居然如此的评价明太祖朱元璋,要知道以我现在的功劳,不及朱元璋的百分之一。。。”

  曾永忠连连摆手。

  “大人,不、不是,属下没有这等的想法。”

  “先生不必隐瞒,有这等的想法也不奇怪,刚刚我没有否定,朱元璋是一个好皇帝,但他最大的局限,就是以为他的后世子孙,也有他那般的勤劳和睿智。”

  说到这里,吴宗睿再次的转身,看向了窗外,他需要集中思绪。

  “要求马儿跑得好,就要马儿吃得饱,这个朴素的道理,老百姓都清楚,偏偏我们的朱皇帝,就是不明白,先生,你遍读史书,可曾发现,朱元璋对于官吏是异常苛刻的。”

  “大明王朝给予官吏的俸禄,少得可怜,如果朝中和地方的官吏真的依靠俸禄生活,说的不客气一些,他们难以为继,根本过不下去。”

  “读书人有自身的地位,朝中的官吏更是如此,将村镇之中农户的生活标准强加给他们,必定是不现实的,很多读书人就会想,我读书干什么,难不成是为了过苦日子吗。”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个道理寻常的百姓也是明白的。”

  “十年寒窗就是读书人的耕耘,入朝为官、改变了身份就是读书人的收获,身份的改变,意味着生活也要发生改变,这才是符合规律,否则大家都不用读书了。”

  “入朝为官,需要体面的生活,这一点不用忌讳。”

  “体面的生活需要钱财来维持,这也是不用质疑的,那么朝中的官吏,他们的钱财从什么地方来,就是朝廷发给的俸禄。”

  “如果俸禄太低了,他们无法维持生活了,也无法维系自身的体面了,先生,你说他们会干什么。”

  曾永忠楞了一下,不自觉的开口了。

  “这还用说,盘剥百姓,就能够获得钱财啊。”

  吴宗睿的脸上再次露出了笑容。

  “看来先生还是明白的,明太祖朱元璋给官吏的俸禄少得可怜,有时候甚至无法维持正常的生活,您想想,这些官吏没有办法的情况之下,还不是将手伸向了百姓。”

  “这种制度上面的缺陷,从大明建国的时候就存在。”

  “好笑的是,明太祖朱元璋一方面依靠残酷的杀戮来杜绝官吏贪腐的情况,一方面又大力的宣扬那些清廉如水、家人都养不活、自己死了都无法下葬的官员,这是何等的讽刺。”

  :。:

欢迎大家访问:求魔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22shuku.com/book/40647/8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