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布着乌云的天空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洞,那洞穿了乌云的大空洞并没有露出光芒照亮世界,反而是露出了其中幽深漆黑的画面。这个大空洞仅仅只覆盖了严渊和奇公公战斗的区域,并没有侵占任何京城所在的范围面积,但京城几乎所有人都在这一瞬间看向了那天空之中的巨大空洞。

????奇公公同样也抬头看向了头顶的大空洞,他天阶修士的本能告诉他这个空洞之中将会出现极其不祥的东西,但是他无从知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心怀不安的奇公公只能握紧手中唯一的依仗,并且再度舞动起先天灵宝离地焰光旗来。

????混沌火随着他的舞动点亮了整片天空,但是无论火势如何弥漫,天空之中那漆黑的大空洞依旧覆盖了整个火场的范围。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某样东西从那大空洞之中出现,所有人都想知道这到底是什么。

????“是水。”坐在京城某处茶馆里的神算子看都不看天空一眼,若无其事地说道:“是一场足以灭世的大洪水啊。”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巨大的轰鸣声从大空洞之中响起,接着,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

????贯天彻地砸下来的……是水!

????那水看起来仅仅只是最最普通的河水而已,但是所有修为抵达一定程度的人都能感觉到那通天砸下的水柱之中蕴含着恐怖的力量!而就算没有这股隐含的力量又如何呢?之前的大雨熄不灭混沌火,那么如今这贯天彻地毁灭世界的大洪水熄不灭吗?

????这样夸张的末日洪水真要砸下来,整个京城都会被淹掉的!

????还在京城的天阶们一下子急了,一道道惊人的气势突兀爆发,但这些人动身的速度还是太慢了,那洪水已然砸下,而面对它的,仅仅只有奇公公一人罢了。

????“严崚山!!!”

????守护皇室整整八十年的奇貂侍那尖哑的嗓音响起,他面色狰狞地看着眼前的严渊,用他已经几十年未曾使用过的巨大声音吼道:“你这个疯子!!!”

????接着,他的全身真气完全燃烧了起来,手中的离地焰光旗爆发出了仿佛血液的血光,一大团一大团混沌火继续出现,可这些火焰流光之上附上了一层淡淡的血色,就仿佛真的鲜血附着在上面一般。奇貂侍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但是他的眼神却坚定无比。他守护了皇室整整八十年,历经大梁三代帝王,是真正意义上的三朝老臣。他看着京城从那场大战的余波一点点恢复过来,他看着三代帝王从什么都不会的皇子幼儿变成了雄才大略的君主,他看着天子脚下的百姓们活在喜悦、笑容之中。

????他不会让这座城市毁灭在自己面前的。

????他将所有的力量全都灌注到了手中的离地焰光旗之中,这件先天至宝竟是在庞大的灵力灌注之下发出了悲惨的呻吟声,混沌火在他的控制之下化作了一条火焰巨龙,并且直冲而上,朝着那不可力敌的非人天灾而去。

????在那道天之柱之下,无论是人类还是火焰巨龙都没有什么区别,但飞蛾扑火的事情总要有人去做。

????“轰——”

????水柱仿佛没有遇到

????任何阻力一般地落下,它吞没了火焰巨龙的身躯,它吞没了混沌火构成的火场,它吞没了脱离昏倒的奇貂侍和有些感慨的严渊,接着落地……消失。

????洪水刚刚落地便仿佛梦幻般消失殆尽,之前那毁天灭地的一幕仿佛幻觉一般,只有空气中湿润过头的感觉提醒着所有目睹了刚刚一切的人,那不是幻觉,是真实发生的事实。

????在距离严渊和奇公公战斗最近的城门之上,大量守城士兵软倒在了地上,他们是最接近毁灭的一批人,也是在这灭世洪水消失的瞬间最茫然的人!大部分人都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只有少部分人意识到了究竟发生了什么,露出了劫后余生的庆幸表情。

????而下一刻,一个男子轻轻跳到了城墙之上,在一众士兵们震惊的注视之下,将怀中已经昏迷奇公公扔给了一旁的一个士兵,然后没好气地说道:“帮我转告他,这么大年纪了就别学那帮愤青一样拼命,真的是,我在他眼中是那么没常识、不顾后果的人吗……”

????他说完便转身再度跳下了城门,只不过这一次他走向了城内,只留下了面面相觑的士兵们。

????这个男人当然是严渊,他当然也不可能真的找出灭世洪水把整个京城给淹了!且不说他还要进城找那个让他潜意识里耿耿于怀的东西,就算没有这个原因,他也不是那种会不顾周遭情况和后果的疯子,做不出水淹京城的事情——再说了,他要是真的这么做了,京城里那么多天阶岂不是一个个全得出来和他拼命?就他现在这个状态能打得过这么多天阶吗?!

????严渊想了想就后怕地砸了咂嘴,就刚刚那一瞬间,他便感受到了起码五个与自己、奇公公不分上下的气势,也就是说这京城里起码有五个“携带先天灵宝级别”的天阶修士,其中有两个甚至超越了现在的自己!虽然一个感觉上去有些虚弱,但另一个可是完全完好的天阶巅峰啊!这种级别的高手哪是自己现在能打的?

????刚刚用紫微具现了那一场末日洪水的消耗可一点不差,要不是有另外三颗星宿宝石联动强化了紫微,严渊可能会被自己这异想天开的想法给直接榨干!而事实上,现在的他情况也一点都不好,灵力干涸、身体虚弱,他身体周遭形成了一部分灵力真空,周遭环境之中的灵力一接触到他的身体便被他吸入体内炼化修复身体,要不是这未来黑科技功法起着作用,他恐怕也已经趴下了。

????——不过那个完好的……为什么感觉上去有些熟悉呢?难道说是另一个我吗?

????严渊挑了挑眉毛,有些奇怪地砸了咂嘴。按照他生前的斩三尸计划,现在应该会有三个“自己”存世,分别是正反人格与驱动器。按理说当自己醒来之时,另外一个人格和驱动器都应该在自己面前准备着,接着便可以着手复活计划了,可自己醒来的时候眼前不仅没有另外两个自己,甚至还有一个疯了的怪物!从那时开始计划就完全对不上了,不过所幸严渊心大,一点都不理会变得乱七八糟的计划,就这么凭着本心行动。

????而现在,也许是另外两个自己中的一个出现了……

????“算了,找自己又不着急,我还是先找到

????那个让我潜意识产生执念的东西好了,不过真想不出来性转版的我会是个什么样子啊……”

????严渊嘀嘀咕咕了一声,同时收敛气息,在京城的大街之上快步穿行起来。而约莫二十息之后,他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没错,他又迷路了,而且这一次看起来是有点没救的那种,因为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找到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耿耿于怀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妈耶,这该怎么找啊……咦?等等,我不是有个找东西的利器吗?”严渊的脑子终于转过了弯,然后从怀中摸出了禄存,嬉皮笑脸地自言自语道:“这可是拥有概念寻物能力的先天灵宝啊!我还不信了,有这种bug能力我还找不到我想找到的东西!禄存,找到我构成我心中执念的东西。”

????禄存的光芒一闪即逝,严渊能够感觉到它抽取了自己一丝力量,可是在抽取了这一丝力量之后却什么都没有发生。严渊特意等待了一会儿,仍然什么都没有发生,甚至就连周遭的路人都没有一个——毕竟京城的路人们再怎么见多识广,在这种洪水坠落的日子里,也不可能还敢在街上瞎晃悠的。

????“奇怪?是坏了吗?”严渊奇怪地皱起了眉头,将手中禄存翻过来倒过去地看了看,又试着往里面输入一些力量,可这家伙居然拒绝了更多的力量输入,就仿佛之前的目标已经达成了一般,“是刚刚用紫微招洪水闹得太大了吗?禄存都被我搞坏了?靠!算了,我还是用我的笨办法吧!”

????——既然是自己内心的潜意识在耿耿于怀,那么真的抵达地方,自己一定会有不一样的感觉的!那么就以尽可能快的速度周游一圈整个京城好了!

????严渊哼哼唧唧地想到,接着脚下一踏,整个人拉出了一道残影,消失在了原地。

????……

????“你就不能快一点吗?!我要把你抛下了啊,崔汐瑶!”

????“不……啊哈……不许抛下我!见鬼,你是天阶我又不是,我哪能向你一样一路从南宁赶来京城都不带喘气的啊?!”

????“谁不喘气啊!不喘气我岂不是死了?”阮殷瞪了一眼一旁的女伴,没好气地说道:“再慢可就来不及了!我还得赶过去把我失忆的老公唤醒呢!嘿,这一次我一定是先来的。”

????“滚啊,明明是我先的,认识严渊也好……咳,总而言之,唤醒严渊一定得算上我!”

????“那你答应你做小的,然后在床上你得先被我折腾完再让严渊……”

????“滚啊!!!”

????……

????“那真的不是严渊吗?”

????崔昂皱着眉头看着天空,喃喃自语道,而下一瞬间,一个突兀的声音忽然在他面前响起,把他吓了一大跳。

????“他是也不是。”

????“卧槽?!你特么吓死老子了!”

????“嗨,不要注意这些细节啦。”在崔昂面前,一个卷轴之中忽然亮起,变成了一个发光的虚影,并且露出了……离歌的样子,他那边看起来仿佛是一座祭坛一般,“老崔,那个严渊也好严崚山也好是我扔过去的!”

????“哈?!”




欢迎大家访问:求魔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22shuku.com/book/94949/728/